【第657期】韩小静:孝心所至 草样人生亦铿锵
图片1.png
一提到韩小静,邻里乡亲就会夸她是个懂事的、孝顺的孩子,但韩小静只是说“我做这些,只是做了我该做的”。奶奶年纪越来越大,养父的身体还没有恢复,生活还不能自理,另外一条腿还需要做手术,手术的费用还没着落,借的钱还没还清,家里家外还只能指望韩小静一个人。生活压力虽然很大,但是韩小静还是很乐观,始终积极工作,尽心照顾家人。

  承德市南天门村住着一个和睦却十分特殊的三口之家:年迈的奶奶、残疾的父亲和一个抱养的女孩。这个女孩就是韩小静,这个家就是韩小静的家,祖孙三代三个人相依为命。

  韩小静,2015年武汉大学教育学专业研究生毕业,现在就职于宽城满族自治县职教中心。韩小静刚出生就被养父家收养。她的到来,给这个原本贫困的家庭增加了新的负担,养母因为受不了这个别人家的孩子与养父离婚,是奶奶和养父养她长大,供她上学,给了她家的温暖。养父为了她,顶着暑天的大太阳去山上刨药材卖钱给买奶粉;奶奶为了她,没日没夜的干活,舍不得吃,舍不得穿,一分钱掰成两瓣花,一次在喂猪的时候低血糖晕倒,额头撞到石头上,失血过多而昏厥过去。奶奶和养父的爱和付出不经让韩小静学会了坚强和担当,还在她的心中种下了孝顺和善良的种子。

  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,由于出身的特殊性,韩小静很小就特别懂事,希望能尽早为家里分忧。小学时候,韩小静在学校学习刻苦,学习成绩一直保持年级第一;放学到家就主动帮奶奶做饭、烧柴,小学时就学会了疏苗。初四那年,养父得了一场病,虽然保住了性命,却成了残疾人,奶奶已经70多岁,基本丧失劳动能力,于是,初中还未毕业的韩小静就成了这个家庭唯一的“劳动力”,一个小小的女孩,做遍了只有成年男人才做的农活,吃尽了庄稼人的苦。虽然也曾经因为学费问题,不想给家里增加经济负担而先后多次辍学,但是在养父和奶奶的坚持下,凭着对知识的强烈渴望和坚信“知识改变命运”信念,她一直努力着,凭着优异的成绩一路考上了大学,考上了研究生。在大学期间,为了节省生活开支,韩小静每天生活费不到三块钱,同时,在校内校外做兼职赚钱,长期营养跟不上,又加上学习、兼职休息不好,韩小静体重急剧下降,导致了低血糖,低血压。韩小静用第一份工资给家里买了一部手机,以方便联系两位亲人,让两位老人感受到自己一直陪伴在亲人身边。虽然身在远方,心里却从来没有放下过两位老人,时时刻刻牵挂他们。

  韩小静深深懂得“鸦有反哺之义,羊有跪乳之恩”的道理,她认为陪伴是尽孝的最佳方式。奶奶九十岁了,身体早就不能自理,身边需要人照顾,爸爸又患有双侧股骨头坏死,两位老人都需要照顾。尽孝要尽早,为了不留下 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遗憾,研究生毕业后韩小静放弃了在外发展的机会,回到了亲人身边,在离家最近的乡政府找了一份工作。

  在毕业半年后,韩小静拿着自己攒的工资和省下的奖学金带着养父去医院看病,当时养父的股骨头已经完全坏死,必须进行置换手术,而且术后什么活都不能干,手术共计花费4.2万余元。为了给父亲看病借了外债2万元贷款,即便这样,这个孝顺的女孩还是决定给爸爸做手术。幸运的是手术比较顺利,但是术后至少半年不能下床,伺候养父、奶奶的重任全部落在的小静一个人身上。养父肠胃不好,稍微不注意就会腹泻,术后下不了床,经常会把屎拉在裤子里、拉在褥子上,刚换的内裤又要重新换,但是韩小静从未让两个老人穿过脏衣服,盖过脏被褥。

  后来为了尽早攒够父亲的手术费,韩小静又来到了宽城职教中心教书。因为离家远,每天需要坐班车上下班,生活变得更加忙碌:每天要起得更早,将两位老人安置妥当后,随便吃口饭就去路边等班车上班,晚上一下班就去赶最后一趟班车,回到家先将一天屋里的大小便打扫干净,再做饭,伺候两位老人吃饭,饭后再清洗一天的脏衣服,烧水给他们泡脚,每天一切收拾妥当都已经是很晚。韩小静觉得,虽然有时候确实很累,但是孝顺二老是她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,能够陪伴两位老人身边伺候他们是最幸福的事,为此她情愿付出一切。

  一提到韩小静,邻里乡亲就会夸她是个懂事的、孝顺的孩子,但韩小静只是说“我做这些,只是做了我该做的”。奶奶年纪越来越大,养父的身体还没有恢复,生活还不能自理,另外一条腿还需要做手术,手术的费用还没着落,借的钱还没还清,家里家外还只能指望韩小静一个人。生活压力虽然很大,但是韩小静还是很乐观,始终积极工作,尽心照顾家人。



稿件来源: 河北文明网 编辑:陈 博
1.jpg 宋勇——阜城县公安局干警.JPG 1.JPG 金志新.JPG 邢台市广宗县 王立岗.jpg 县医院 内科 副主任  刘艳秋.JPG 沈振祥.png 河北好人榜.jpg 任丘安可田.png 3.23韩立科 (2).jpg
河北省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
冀ICP备1201577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