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第828期】李秋雨:“中国好同学”——匿名资助同窗
运河区李秋雨(左一).jpg
  2016年秋,刚刚升入大二的袁松龄,因为家庭贫困,再也难以筹措到学费,无奈退学,返乡打工。和她同年级同专业不同班的沧州姑娘李秋雨知道后,在家人的支持下,决定匿名捐助袁松龄学费,帮她重返校园。两年多来,袁松龄苦寻恩人无果,每年都会写一封没有收件人的感谢信。殊不知,恩人就在身边。 

  一封封无法寄出的感谢信背后是一颗急切盼望寻找恩人的心 

  尊敬的家长: 

  您好!我是受您资助的学生袁松龄,非常感谢您这两年来的资助,让我能够在校接受高等教育。在这里,我要向您说声“谢谢”。虽然这声谢谢微不足道,却发自肺腑。除了感恩,没有其他词汇能够诠释我的感受。谢谢您,让我能继续接受教育,让我继续完成我的大学学业,让我在黑暗中看到光明…… 

  这是袁松龄写给自己资助人的一封信。从2016年开始,每年她都会写这样一封信,表达自己的感恩之情。信没有收件人,也无法寄出。因为无论她如何软磨硬泡,辅导员都不肯透露资助者的任何信息。 

  袁松龄来自福建武夷山的一个小山村。母亲是聋哑人,父亲也有残疾,家里还有一个上小学的弟弟,一家人全靠地里的一点收成和父亲打工的微薄收入生活。2015年,袁松龄考上了武昌工学院会计专业,一年的学杂费约1.78万元。当地一家慈善机构捐助了1万元,当地政府救助了3000元,再加上家里东拼西凑,袁松龄勉强凑够了学费。但是,2016年升入大二后,她实在凑不齐学费,当年中秋节前,无奈办理了退学手续。 

  “学校老师多次劝我不要退学,说会为我想办法,爸爸也想让我继续读书。但是3年的学费对我家来说就是天文数字,退学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”袁松龄说,办理退学手续的那一刻,特别绝望。之后她踏上了返乡打工的火车。 

  中秋节过后没几天,袁松龄忽然接到了辅导员打来的电话:“快回来上学吧!有人替你交了学费!” 

  袁松龄大喜过望,忙问是谁帮了她。辅导员支吾着没说,只嘱咐她快些回来复课。 

  重返校园后,袁松龄又收到辅导员转交的几千元生活费。原来,好心人一共资助了学费和生活费2万元,但只希望袁松龄认真完成学业,却不愿透露任何自己的信息。 

  从此,袁松龄学习更加刻苦,她发奋图强,决定用优异成绩回报好心人的相助之情。寻不到恩人,但她坚持每年给恩人写一封感谢信,汇报一年来的学习情况。每封感谢信,她几乎都要写满两页A4纸。这一封封没有收件人地址姓名的信中,载满了袁松龄发自肺腑的感恩。 

  缴费系统升级“逼”出恩人身边同学“隐身”相助三年 

  如果不是今年新学期学校的缴费系统升级、袁松龄的缴费账号突然无法登录,她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,捐助了自己三年学费的恩人,竟然就在身边,她,就是同学李秋雨。 

  尽管同学四年了,袁松龄对李秋雨没有特别深刻的印象。一时间,她还无法把捐助自己3年、让她念念不忘的恩人,与这个来自沧州、22岁的同龄人联系到一起。 

  9月20日上午,武昌工学院会计学院辅导员办公室,袁松龄第一次和李秋雨相认了。尽管这样的会面,李秋雨一直在心底回避,甚至希望一辈子都不会发生。 

  两年多来,一句“谢谢”在袁松龄心中不知说过了多少遍。但当她真正面对恩人时,无以为报的负重感又让更多感谢的话卡在喉咙里。看到低下头的袁松龄,李秋雨拉起她的手:“不说谢。”两双手拉在一起,久久没有松开。 

  “也许等我有能力报答她一家人时,我会说得自然些。”会面中紧张的不止是袁松龄,李秋雨也是。她担心这次见面会给袁松龄造成太大压力,“决定匿名捐助时,就想一辈子都瞒下去。” 

  两人相认,其实源于意外。此前,李秋雨都是通过辅导员提供的袁松龄的校园缴费账号,将学费打入学校的网上缴费系统。今年学校系统升级,袁松龄的账号突然无法登录。李秋雨试了好几天都不行。她害怕袁松龄会为今年学费没着落而忧心,就想让辅导员转交。但因数额较大,辅导员不方便转交,李秋雨只得要了袁松龄的微信号,将学费转给了她。袁松龄才知道,那个一直捐助自己的恩人,竟是不熟识的同专业、同年级、不同班的李秋雨。至此,李秋雨匿名助学的故事,才渐渐浮出水面。 

  父女联手改变同学命运匿名捐助只为一份爱心 

  原来,2016年中秋节前,袁松龄到辅导员办公室办理退学手续时,担任辅导员助理的李秋雨就在现场。看着她退学后一个人黯然离去的身影,李秋雨心里不是滋味,向辅导员了解了袁松龄的家庭情况。 

  当晚,秋雨越想越惋惜,就给在广州做生意的父亲打去了电话。“父亲听了袁松龄因贫辍学的事情后很激动,因为他当年也曾因家庭贫困中断了学业。他不想袁松龄重蹈他的覆辙,当时就说,一定要想办法帮助袁松龄。”李秋雨说,开始,父女俩商量着想给袁松龄找份好工作,但后来觉得,她如果辍学就太可惜了,不如资助她读完大学。“父亲说,希望松龄和我一样,生活在阳光下,拥有更好的人生。” 

  当年中秋节后,李秋雨和父亲找到辅导员,拿出2万元现金让她帮袁松龄交学费,剩下的钱给袁松龄当生活费,并承诺资助袁松龄完成本科学业。父女俩还千叮咛万嘱咐,不要透露给袁松龄捐助者的信息。“我和爸爸都想保护她的自尊心。”李秋雨说,匿名捐助可以减少袁松龄的压力。 

  除了帮助袁松龄交学费,李秋雨还从很多方面暗中关心这个小她一岁的同学。两人虽是同专业同年级,但因为不同班,平时很少在一起上课。每周一次的晚点名,是她们最多的交集点。李秋雨说,有时她会装作不经意地扫一眼袁松龄,观察她的精神和情绪,也会通过辅导员了解袁松龄的近况。“有段时间,我看她常低头走路,非常不自信,就让辅导员老师多关心一下袁松龄,希望她能阳光一点。”李秋雨还总是提醒辅导员,千万不要漏评了袁松龄的助学金。 

  李秋雨也有热心办坏事的时候。2017年6月,袁松龄通过了英语四级考试,同年9月准备报考英语六级考试,可是考前一周学习委员却给她发了一张四级准考证。后来辅导员告诉袁松龄,是那位资助人帮她交了四级考试的费用。“虽然这次乌龙事件让我错过了英语六级考试,但我心里还是暖暖的。”袁松龄说。 

  “关心袁松龄,是我发自内心的。”李秋雨说,时间长了,她早已将袁松龄看成了自己的妹妹。“我倒是希望学校的缴费系统没出幺蛾子(沧州方言,意为出问题),我和袁松龄也没有相认,我和家人所做的一切都不被众人知晓。” 



稿件来源: 河北文明网 编辑:陈 博
微信图片_20170509092241.jpg 赵立新为爱人洗脸.jpg 刘连山.png 许志忻.jpg 阴竞辉竖起标牌提示路人此处坑深危险.jpg 高志敏.jpg 1.赵庆祥.JPG 梁保庆安全消防培训.jpg 次亚静照片.jpg 676472273738858160.jpg
河北省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主办
冀ICP备12015772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