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时代新人
邯郸徐章俊:​生命在平凡的岗位上闪光
发表时间:2019-07-15 15:22:00 来源:河北文明网

  

  2019年4月4日下午,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第一执行实施团队负责人徐章俊,因劳累过度导致心梗,永远离开了他热爱的工作,终年56岁。他像一根蜡烛,寸寸燃烧着自己,奉献出了全部的光和热。

  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为徐章俊追记一等功,号召全省各级法院和法院广大干警学习他的先进事迹。

  但求正义能伸张 

  因为热爱,所以投入;因为担当,所以奉献。

  2016年,是徐章俊职业生涯的第29个年头。这一年9月,他辞去中院研究室主任一职,成为中院第一批入额法官。2018年1月,开始担任执行局第一执行团队负责人。当时,正是最高人民法院提出“基本解决执行难”的决胜之年,邯郸中院高度重视,在人财物上向执行工作倾斜。徐章俊深知,此时授命意义重大,使命在肩。

  外行人常常认为,一件案件一经判决,就可以圆满画上句号,很少会想到执行工作的艰难和辛苦。其实,执行工作一波三折,能否“解决执行难”问题,关系到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能否最终实现。徐章俊在文章中写道:“执行工作直接关系到判决的价值和法院的权威,是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公里。”

  执行工作,是智慧、体力和勇气的综合呈现。调查、分析、制定方案,沟通、协商、调解双方当事人,查封、拘留、强制执行……每个环节都不轻松。 

  徐章俊办案的“较真”是出了名的,分析案件的细致和专业也是有目共睹的。他每天7点准时上班,晚上9点半才回家;躺在床上入睡前,还要读几页专业书。下县查验现场或查封财物时,常常一天跑两三个县,中午能在路边吃个包子就“感觉很惬意”。只要需要,无论深夜零点,还是破晓时分,一个线索,一个电话,他就和同事立即奔赴执行现场。妻子心疼他,劝他“劳逸结合”,可他说:“我恨不得一天当作三天用。我是团队的负责人,我要对自己的工作负责。”

  刚刚出任第一执行团队负责人,徐章俊就遇到难啃的硬骨头。上海某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河北某冶金建材有限公司欠工程款一案,邯郸中院于2016年8月立案执行,由于种种原因,进展缓慢。院长戴景月提出一定尽快执行此案,徐章俊马上带领团队成员分析案件,研究、制定执行方案。徐章俊发现,此案长期不能执行,是因为与另外三起案件交织纠缠、连环相扣,而几起案件涉及多种纠纷,情况非常复杂。徐章俊果断决定,4件案件全部协调至自己名下办理,并带领团队进驻涉县。经过数月努力,各方达成一致意见,案件圆满执结。

  法律是社会的底线,可偏有相当一部分被执行人逃避、规避甚至抗拒执行。这是徐章俊强制执行工作中的一个片段:3月4日下午下班后,得知被执行人刘某住在峰峰矿区一家宾馆。第二天早晨6点30分,他带领执行人员及法警赶到峰峰,将被执行人堵在宾馆,并对刘某采取拘留措施。在看守所里,刘某认识到错误,让家人交付执行款,被提前解除司法拘留。徐章俊等在看守所办完相关手续后,已是晚上10点钟。 

  日复一日,徐章俊到执行局工作近三年来,调动全部智慧和才华,办结各类执行案件276件,最大程度维护了群众的合法利益。同时,同事们也眼看着他从130斤瘦到了120斤。大家心疼他,却不敢劝他——谁要说放松工作的话,他还不冲你大发脾气?

  “送走夕阳迎朝阳,布控守候奔波忙。不为评估得高分,但求正义能伸张。”每有感怀,徐章俊喜欢用小诗来表达心声,这首《执行路上》写出了他甘于奉献、勇于担当的原因。

  绝知此事要躬行 

  徐章俊是位“学者型”法官,从没停止过对法学理论的研究。他在文集《从学生到先生》的自序中写道,一直怀有“法治之梦”;而业内同行认为,他“洋溢着一个躬身践行法治精神的行者的社会责任感”。 

  徐章俊1988年从河北大学法律系毕业后,分配到市中院工作。当时,随着我国法律制度的不断完善,提升法官的专业化教育水平也迫在眉睫。全国法院干部业余法律大学邯郸分部(下称“业大”)成立后,徐章俊成为专职法学教师。“他理论扎实,爱钻研,口才好,语言感染力强。”和他同在业大共事10年的法官田保俊这样评价。徐章俊为邯郸法院系统培养了大批人才,直到现在,这些已经成为业务骨干的干警还是习惯叫他“老师”,他也为此深感自豪。

  徐章俊对待工作一丝不苟。在业大培训班的一次结业考试中,一位老法官没能过关,徐章俊让他补考,老法官对此十分不满。徐章俊说:“我们手里的审判权是人民给的,如果你连考试都不能通过,人民怎么能放心把审判权交给你?这样吧,我跟你一起学一起考。”说得老法官心服口服。

  徐章俊从不是纸上谈兵的人,在业大20年间,他“教学、审判、科研相结合”,办理了一批疑难案件。他说:“不能光会教别人办案,也要真刀真枪上战场。”他还撰写了一系列调研报告和学术论文。

  2009年3月,徐章俊出任市中院研究室主任。他充分发挥专长,承办多项省级重点课题,独立完成学术论文60余篇,独立和参与完成专著2部,主持编辑培训资料500余万字。2011年被中宣部、司法部评为全国法制宣传教育先进个人,并获最高人民法院教育培训工作银质奖章。

  他做事总是从大局出发。一次召开座谈会时,他注意到一些法官对同一个民事案件争论不休,甚至存在同案不同判现象。他看了很着急,就向院领导建议,创办了“法官讲坛”,邀请办案能手和著名教授讲授法律知识和经验,提升了广大一线法官对法律的适用理解和认知水平。

  他一向注重研究工作领域的本质问题,探索司法的内在机理。“好学习,爱钻研,遇到问题,总要弄清弄透。”大家都这么说。到执行局后,他继续一边办案,一边钻研执行工作的规律性,希望在总体上为今后执行工作的有效开展“铺路修桥”。“执行工作内容宠杂,自成体系。等在这个岗位上工作几年后,我一定要写一本书出来……”他曾说。

  在执行案件时,系统操作节点至关重要。他结合多年工作经验和执行实际,编写了《三十七个节点之我见》,供团队成员学习。“37个节点”的总结,保证了每一个流程节点的准确操作,大大提高了办案质效。此外,他还编写了《关于建立完善执行工作长效机制的反思》《执行工作学习材料》等文稿。

  今年3月,在全市法院座谈会上,与会同志纷纷提出“被执行人难找”的问题。找人难,是执行工作中最令人头疼的事情之一,徐章俊对此有过多次思考。会上,他讲述了自己的解决思路:充分发挥基层组织的作用,通过当地派出所、居委会、村委会、小区物业等,找到被执行人。道理浅显,操作也不难,一番话讲得同志们点头称赞。 

  一片冰心在玉壶 

  法官面临着许多诱惑,徐章俊洁身自好,自律甚严。他常说:“绝对不能沾当事人一分钱的便宜,也不能吃当事人一顿饭。拿别人的钱,我可不安生。”

  他常对妻子和儿子说:“你们俩的名字,一个是徐阳,光明之子;一个是盐(阎)洁,盐是防腐,洁是亳无瑕疵。名字要与你们的做人相称哪!”所以,“作光作盐”就成了亲人的座右铭。

  一天下班后,阎洁刚打开家门,就有两个陌生人紧跟过来:“是徐法官家的嫂子吧。我们这有材料,徐法官一看就知道我们是谁了。”他们拿着两瓶酒,还有一个报纸包,说着就要放下东西。阎洁打开门,严厉地对他们说:“你们马上离开,把东西都带走!”使出全身力气将他们推出门外,并马上给徐章俊打电话,徐章俊用命令的口气说:“东西绝对不能收,把他们赶出去!不然你就报警!”

  一个律师给徐阳打电话,说有些东西和材料让他转交徐章俊。徐阳第一时间告诉了爸爸。徐章俊说:“无论是谁的东西和材料,你都不要接,让他们有事找我。”徐阳马上把这位律师的电话“屏蔽”了。

  有时候,徐章俊冷得像块冰;有时候,他又暖得像春风。

  有一起刑事附带民事案件,申请执行人已经八十多岁了,遭遇丧子之痛,情绪激动。徐章俊安慰老人说:“您不用再来回跑了,我一定把案子办好,您在家等消息就行了。”该案如果按照正常程序,至少需要半年才能拿到执行款。徐章俊为了解决老人的燃眉之急,反复汇报、沟通、协调,想尽了办法。最终,市公安局预先支付了申请人5万元赔偿款,徐章俊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。

  他对同事们也非常关心,特别爱护有才华有理想的年轻人。2013年,刚到曲周法院上班的小闫给研究室写了篇调研材料,徐章俊看后,觉得稿子挺有价值,就连夜修改,次日投到《邯郸法学》编辑部。得知稿子要发表了,小闫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后来,徐章俊常给小闫布置调研课题,进行专门指导,小闫逐渐成长为一名优秀法官。惊闻徐章俊去世,小闫泪流满面:“我本来是一个普通人,是徐主任给了我很多指导和帮助,才有了今天的我……”

  蜡炬成灰泪始干 

  工作不断获得突破的同时,徐章俊变得让妻子和儿子感到“陌生”了。自从到执行局后,三人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机会很少了;即使徐章俊在家,也是打电话、发微信,协调、调度工作。家人看他这样忙碌和疲惫,不忍心再打搅他。2018年国庆节,是夫妻俩结婚30周年的日子。妻子提出一起照个婚纱照,借机调节一下生活节奏。可国庆节期间,徐章俊没有休息一天,照婚纱照成了泡影。

  2018年6月至2019年3月,是邯郸中院发起“基本解决执行难”总攻的日子。徐章俊和同事们全力以赴,攻克了一个个难题。2019年3月,执行工作进入冲刺阶段,也到了收获季节。

  3月20日,面对无边春色,徐章俊这个兼具严谨和激情于一身的“诗人法官”不禁豪怀满怀:“胸怀理想不畏难,年过半百征程上。勤奋努力为天平,运筹帷幄有担当。”

  3月28日,徐章俊患病住院的前一天,着手对一起执行案件进行调解。被执行人在电话里告诉他正在外地,下午7点才能来到中院。“没关系,路上注意安全,我在办公室等你。”双方当事人于晚上7点钟来到法院后,徐章俊尽管已经十分疲倦,还是温和而耐心地给当事人做起工作。那晚,双方当事人当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,并于第二天上午全部履行。

  3月29日,徐章俊和往常一样,早上7点多钟来到单位。投入工作不久,他突然感到胸部不适。当天上午全院召开执行调度会,他只得安排同事去参加,但想想又不放心,还是忍着痛苦坐到了会场。当天下午,他病情加重,同事们把他送往医院。

  4月2日晚,转到另一家医院救治。住院后,徐章俊依然牵挂着工作:

  进重症监护室前,他还给本团队的执行人员发微信,布置工作;

  在重症监护室里,他已经戴上呼吸机,当院领导来看他时,他问的还是“评估过了没有”;

  去世的当天上午,他还在电话里和一位当事人谈案件的进展。

  妻子心疼他:“你不要命了!”

  徐章俊说:“我吃着农民种的粮,拿着国家的‘俸禄’,必须把工作干好。”

  ……

  有人说,和平时代无英雄。然而,有许多像徐章俊这样的人,凭着执着的追求和信念,在平凡的岗位上诠释着忠诚和担当,谱写着生命的激昂乐章。他们就是这个时代的英雄,他们的精神闪闪发光。(邯郸新闻网 全媒体记者 王玲玲 通讯员 赵志强)

  



责任编辑: 陈 博
  相关稿件
• 杜刚:29年坚守在投递一线 2019-06-24 15:43:00
• 王汝丰:永远把患者放在第一位 2019-05-20 10:04:00
• 敬业爱岗赞“久强” 2015-10-23 07:23:00
• “独臂支书”完美抒写党员干部“实干篇” 2015-07-30 08:56:00
  1. 字号加大
  2. 字号减小
  3. 打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