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时代新人
王金湖:扎根乡村教育的“红荆条”
发表时间:2020-09-11 09:39:00 来源:河北文明网

  扎根乡村教育的“红荆条” 

  ——记2020年度河北省教书育人楷模、黄骅市南排河镇中心学校校长王金湖 

  

  在大辛堡幼儿园,王金湖与幼儿互动。河北日报记者桑珊摄

  南排河镇是黄骅市沿渤海海岸线而建的一个狭长乡镇,陆地平均宽度不足2公里。这里的土地自古是盐碱荒滩,种不活庄稼。有一个人却在这里扎根33年,定要“把教育做成名片,让校园成为最美的风景”,他就是2020年度河北省教书育人楷模、南排河镇中心学校校长王金湖。

  “我是渔民的儿子,就是要让教育惠及渔村的每一个孩子。”今年52岁的王金湖个头不高,皮肤黝黑,像个老渔民,记者采访过程中,每每讲到他的学生、学校,他坚毅的眼神中都会透出温柔。

  老师不仅要教书更要育人 

  南排河镇政府大院的东北角有7间平房,是中心学校的办公地点,王金湖的办公室就在最边上。

  一米宽的单人床、两张办公桌,还有床头被批注了三回的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理论著作……简单却一应俱全,一周五个工作日王金湖几乎都住在这里。

  “有事,处理起来方便。”王金湖习惯吃住在单位,30多年前便是如此。

  1987年9月,从沧州第二师范学校毕业的王金湖第一次登上讲台。

  初为人师,王金湖深知教好书必须要有硬本领。他从备课开始,别的老师写1000字的教案,他要求自己至少准备2000字。为了提高业务能力、积累教学经验,他主动申请给初三年级学生上辅导课,每天2小时的晚自习,都在帮学生解决问题。当年全县统考,他教的班数学成绩全县第一。

  1990年,王金湖到大辛堡中学任教并担任班主任。

  班上有一个学生叫杜国斌,初中三年成绩一直很好,还是班上的数学课代表和班长。毕业两年后,不少学生回校看王金湖,却一直没有杜国斌。

  一打听,才知道已经上高中的杜国斌一度因为贪玩,导致成绩下滑,不愿见王金湖。

  “国斌你过来,老师跟你说个事。”从六里地外骑车赶过来的杜国斌,直接被王金湖领去了海边。

  正值中午,海边无风燥热,明晃晃的海面有些刺眼。

  “这样下去,就没有上学的希望了……”

  短短几句话,直戳杜国斌的心。

  “老师你这么说,我知道了。”

  一年后高考,杜国斌顺利考入一所师范类院校。

  “老师不仅要教书更要育人。”这是王金湖的信条,也深深影响了杜国斌此后的人生选择。大学毕业后,杜国斌回到大辛堡中学成为一名乡村教师。曾经也有机会调离乡镇学校,但他没有选择离开,“王老师一直是我的榜样,我希望和他一样,用心去改变学生,引领学生。”

  “我第一年教书的学生里现在有4个当了老师,大辛堡中学带出来应该有10个……”王金湖掰着手指头,数着这些年他教过的学生,一脸自豪地告诉记者,现在少说也有20多个学生从事教育工作。

  我们干教育的也要有红荆条这股顽强劲儿 

  南排河镇凡是干教育的,没有人不知道“虎哥”是谁。

  王金湖名字里虽然是“湖水”的“湖”,但相熟的人都习惯叫他“虎哥”。

  “小老虎似的,模样憨态可掬,干起事来有计划,那是一个快,肯定能整成。”说这话的是歧口中学现任校长吴玉来,和王金湖认识将近20年。

  歧口中学校门口曾是一段下坡路,一下雨,雨水就会倒灌进学校,有时上课,师生还要撸起裤腿,拿盆舀水。“下雨来歧口中学看‘海’”一度成为当地人的笑谈。

  2010年,王金湖成为歧口中学校长。来了第一件事,就是把校门口这段71.7米的路垫高铺好,让老师学生从此安心上课。

  改变校貌,校风也不能落下。

  王金湖发现歧口中学学生主要来自周边三个村,因小学来自不同地域,班级学习和生活上都不团结,有时还打群架,严重影响教学效果。

  对此,他提出“大歧口”概念,组织编辑校本教材《大歧口》,从地理变迁、历史文化到民俗遗风,引导学生加强认同感。同时,号召全校师生学习红荆条树蓬勃向上精神,“盐碱滩种不活庄稼,却活了这红荆条。我们干教育的也要有红荆条这股顽强劲儿,扎在荒滩也能开出花来。”

  教育是改变、成长,不只是学生,老师同样需要。

  教英语的老冯教学能力有,就因管理学生方法不太好,学生不服、家长不认可,一度十分消沉。

  怎么让老冯发光,王金湖直接让老冯来当班主任。

  “可不是要光管住人,要管出情来,学生才会听你、服你。”在王金湖指导下,他发现学生服了,老冯也变了。

  一年后,这所乱得出名的学校,教学成绩显著提高,2011年获得南排河镇中考特别奖,2012年成为黄骅市教学进步单位。

  “总有新想法”“特别能坚持”,这是别人口中王金湖的标签。在歧口中学教务主任张广艳看来,王金湖就是乡村教育战线上一台永远充满动力的“小型战斗机”。

  让渔村的孩子也能上好学 

  南排河镇以南排河为界,北边八堡、南边六堡,全镇的教学成绩曾在黄骅市排名平平,没有亮点。

  2013年,王金湖任南排河镇中心学校校长后,一直在思考“乡村教育怎样才能做出特色来”“让渔村的孩子也能上好学”。

  他提出“五步走”乡村教育布局,制定了“爱、实、活、精、新”的五字教改法,在全镇各学校开展课堂教学改革,着力打造高效课堂,建设特色校园。

  在李家堡小学设立《沧浪》诗刊编辑部,为孩子心里种下文学的梦;把剪纸搬进歧口中学课堂,让学生感受非遗魅力……很快,南排河成为黄骅教改的新窗口。

  2017年,王金湖又主动兼任李家堡小学校长,实施“精准教育源计划”,给不同个性、不同成长需求的学生设计学习计划,曾让一度只有父母的陪伴才能上课,患有自闭症的学生,慢慢融入集体生活。

  行为习惯的养成从小学开始,学生素质也要从幼儿阶段抓起来。

  南六堡曾经每个村都建有一所幼儿园,每个园仅几十名幼儿,老师不是隔壁的邻居就是谁家孩子婶婶。王金湖一针见血地指出:“就是把孩子找个人看着,根本没有幼儿教育的概念,何谈教育质量?”

  2018年,王金湖曾经工作18年的大辛堡中学被撤并,原校址改建为大辛堡幼儿园,集中接收南六堡的适龄儿童。

  “为什么要把孩子送过来,凭什么相信你能教好?”村里人嫌路远折腾、花钱多,三五成群到镇上要讨说法。

  工作人员只好拉来王金湖,“幼儿园不只是看孩子,还要学知识,必须要有专业的老师。我王金湖生在这儿,长在这儿,还能骗你们不成?”

  正如王金湖所说,通过相对集中优质幼教资源,后来大辛堡幼儿园越办越好,得到了乡亲们的认可。

  走进大辛堡幼儿园,体育场、起居室、活动室设施齐备,彩绘墙生动活泼。校园里,一棵两米多高的红荆条树更是格外引人注目。

  这里的红荆条树随处可见,但因生长缓慢,大多长成了低矮的灌木丛,毫不起眼。“这树长成这样高,至少需要二三十年的时间。”王金湖指着大辛堡幼儿园里的这棵红荆条树说,“这棵树是我当年在大辛堡中学教书时种下的。红荆条树,不会直着长,你看它弯弯曲曲,每一个弯都艰难着呢。”

  2019年,王金湖设立“红荆条精神奖”,颁发给全镇那些坚守奉献在这片盐碱荒滩的乡村教育工作者。

  “其实,他就是我们心目中的‘红荆条’。”杜国斌说。(河北日报记者桑珊)



责任编辑: 吴 迪
  相关稿件
• 新学期,校园生活如何“重启” 2020-09-07 15:09:00
• 石家庄:102名家庭贫困大学新生获助 2020-09-07 09:11:00
• 我省第三批中小学生返校复课 2020-06-02 09:35:00
• 确保复课平稳有序 河北省​百万学子开学 2020-05-08 10:31:00
  1. 字号加大
  2. 字号减小
  3. 打印